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电话那头。

    九厉听了,脸色沉了下来,“那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雪儿想了想,总觉得被霍逸封强吻,这种事难为情说出口。

    “没做什么,就很凶地说了我。”雪儿第一次对自己的三哥哥撒了个谎。

    电话那头,九厉听了,似松了一口气。

    “没怎么样就好!霍逸封这个人太过危险,雪儿,我明天会去海城。”

    “真的吗?!”雪儿欣喜了,“要我去找你玩吗?”

    九厉沉沉笑道,“不用,我会去找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雪儿和九厉闲叙了一会,挂断了电话。

    她起身,环视了一下公馆,心里头想着,这个死叫花子,竟然敢强吻我。

    今天给他点颜色瞧瞧!

    雪儿去了杂物间,找来麻绳,七七八八的东西,开始在房间里布机关。

    都是一些整人的玩意儿。

    。。。

    天黑了。

    霍逸封从外头回家。

    管家神秘兮兮上前,“二爷,您回来了。”

    霍逸封扫了一眼管家,“发生什么事?你表情怎么这么奇怪?”

    管家有点尴尬,“二爷,少奶奶在家里布置了一堆整人的机关,我想要告诉你。”

    霍逸封停下了脚步,皱了眉头,

    “整人的机关?”

    管家连忙说道,

    “少奶奶在门上边放了一盆水,还有那桌子上方又堆了一袋面粉,还有在您的饭里头下了不少的盐巴,还有。。。”

    “呵呵呵~~”霍逸封发出了笑声,“不用说了,我大概知道了,小家伙真是记仇,又是淘气了。”

    霍逸封朝前走去,管家呆滞站在身后,看着自家二爷进屋。

    霍逸封站在门外,虚掩的门缝,目光精锐扫过头顶的水盆。

    “相公~~快进屋~~!”雪儿站在屋里头不远处,一脸笑容,朝着他招手。

    霍逸封唇角扬起一抹邪笑,推门进屋。

    “哗啦啦~~!”一盆水至上而下灌了下来,淋了他一身,脸盆直接扣在了他脑袋上。

    “哈哈哈!!”雪儿见了,哈哈大笑,指着霍逸封,“瞧瞧你,像一只落汤鸡!”

    霍逸封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唇角扬起一抹轻笑,继续朝着她走去。

    果不其然,刚刚走到客厅石柱那里。

    一整袋面粉朝着他袭来。

    霍逸封没有躲闪,任由面粉洒了一身,湿漉漉的身上沾满了面粉,犹如一个雪人。

    “哈哈哈!笑死我了!太好玩了!”

    雪儿捧腹大笑,笑得泪水都要流出来,走上前,

    “哈哈~~霍逸封,你还真是笨呐~~一盆水倒下来,你应该要料到还有别的机关,怎么就这么自信了?”

    霍逸封又是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面粉,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笑得宠溺,

    “你开心就好,我上楼换身衣裳,下楼陪你吃饭。”

    霍逸封说完,转身上楼,走一路,身上的面粉洒了一地。

    雪儿越看越想笑,合不拢嘴。

    门外,管家已经招呼了下人进屋打扫。

    “少奶奶,二爷待您真心好~”管家上前说道。

    雪儿瞅了管家一眼,“你是他的管家,当然向着他说话。”

    “少奶奶,二爷平时脾气可没这么好,也就对您特别好。”

    “是啊,少奶奶,您可要珍惜二爷。”丫鬟小翠连忙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