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雪儿自然看不透,似有所思,“南洋啊?我听我爹说过,挺多人下南洋去营生了,我没去过那里,也不知道那地方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样。”

    霍逸封心里头算算,现在民国元年,正值很多人下南洋挖金矿的时期。

    “那你想要去吗?我可以带你去南洋。”霍逸封突然开了口。

    雪儿愣了一下,摇头,

    “不想。”

    “为什么?”

    “那里没我的家人,我去那里做什么。”

    “有我!我就是你的家人。”霍逸封瞳孔溢满了真切。

    雪儿看着他,嘴角扯了扯,“你啊。。。”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把我当成你最亲的人吗?我是你的相公!”霍逸封再次强调。

    雪儿瞅了他一眼,神情几分不自在,

    “我知道你是我相公,可是我总觉得我们俩不适合。”

    “哪里不适合?”霍逸封焦急追问,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雪儿抽开手臂,“你别老是碰我,反正就是不适合,你这个人太过霸道,我也是霸道的人,两个霸道的人在一起,根本就不合适。”

    “那我可以为你改变,变得不那么霸道。”霍逸封温柔的声音,用真诚的眼光去动容她。

    雪儿凝着他的目光,微微开口,

    “那你还会不会阻拦我回娘家,还会不会讨厌我三哥哥?”

    霍逸封眉心蹙了,几分不悦,

    “说来说去,原来你还在为你的三哥哥耿耿于怀,难不成你还念着他?”

    “你说什么呀!那是我哥哥,我念着他又怎么了?”

    “那你念着我了吗?我可是你相公!”

    “你。。。”雪儿迟疑了片刻,“那不一样,三哥哥不仅救过我的命,还跟我一起长大,你和我才认识几天?”

    “呵!”霍逸封苦涩笑了,心口的苦楚无法倾诉,“我和你认识有多久了,你永远不会懂。”

    雪儿努了努嘴,“还有啊!你刚才在回来路上,轻薄我,对我无礼,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雪儿说着,脸颊微微泛红了,想起他强吻她,第一次感觉到难为情。

    霍逸封自然留意到她泛红的脸颊,抬手轻轻地划过。

    “以后不会了。”

    雪儿伸手拍掉霍逸封的手,怒气冲冲道,

    “没有以后了!哼!”

    雪儿径直进屋,霍逸封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无奈浅笑。

    他没有跟着她进屋,而是外出处理帮内的事情。

    雪儿进屋,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时候。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仆人接了电话,“少奶奶,是您的电话!”

    雪儿听了,欣喜地走过去,“是锦州来的电话吧?”

    仆人笑着点头,“是的,说是您的哥哥。”

    雪儿连忙接过电话。

    “雪儿,你还好吗?”九厉的声音从电话筒那头传来。

    雪儿一听,欣喜道,

    “三哥哥,是你啊!”

    九厉在电话那头,“你回去霍逸封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我很担心你,我看得出他带你走的时候,很生气。”

    雪儿撇了撇嘴,“别提了,他不知道吃哪门子的醋,竟然说不喜欢你,就因为你跟我关系好,连这个也要管,真是讨厌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