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先带你去茶楼吃茶点,再去游湖,怎么样?”

    雪儿欣喜,“好啊!还是三哥哥有趣多了,不像那个霍逸封,闷死了。”

    九厉眼睛里划过一道喜色,伸手拉着雪儿出门。

    “哎?少奶奶,你早饭还没吃呢?”丫鬟在身后喊道。

    “不吃了,我去外头吃,你们吃吧。”

    雪儿开心地跟着九厉上了他的马车。

    马车经过隔壁的洋楼。

    九厉开了口,“雪儿,我现在住在你这隔壁,你白天若是没事,就过来找三哥哥玩。”

    “嗯。”雪儿开心地点头,她玩性很大,心更大。

    。。。

    泛舟湖上。

    雪儿伸手撩了撩湖中的水,迎着冬日的暖阳,笑得开心。

    九厉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心里头安稳许多。

    “雪儿,有件事我要跟你解释一下。”

    “嗯?什么事?”

    “昨天霍逸封说我有心上人,其实我那是骗他的。”

    “你为什么要骗他?”雪儿不解。

    九厉伸手握住了雪儿的双手,“因为你,霍逸封不喜欢我带你出去玩,他太小心眼,我就骗他说我有了心上人。”

    雪儿听了,有点懵懂,

    “原来这样啊,那你不是说了过几天要带女朋友来吃饭吗?那怎么办?”

    九厉轻笑,

    “过几天九玲玲会来海城。”

    “她来海城?怎么这么突然?她一个人吗?”雪儿好奇道。

    九厉继续说道,“我到时候就带九玲玲去见霍逸封,谎称她是我的心上人。”

    “可以吗?她可是大伯的女儿,堂妹啊。”

    “你忘了,我并非你父亲所出,是过继的养子。”九厉饶有深意提醒道。

    雪儿明白了过来,“噢!我明白了,这一招叫作瞒天过海,先把霍逸封蒙过去。”

    “聪明!不过接下来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九厉眼睛里腾起阴邪。

    “配合什么?”雪儿自然不明白。

    九厉继续引导,“你不是很想要离开霍逸封?”

    “嗯!”雪儿连连点头。

    “九玲玲不是很想要嫁给像霍逸封那样的男人?”九厉继续引导。

    “嗯。”

    “到时候我们撮合他们。”

    雪儿还是不明白,“怎么撮合?”

    “生米煮成熟饭,逼霍逸封和你离婚,对九玲玲负责!”九厉目光沉了几分。

    雪儿笑了,伸手拍了拍脑袋,

    “我懂了!这一招好啊!妙极了,正好两全其美,九玲玲可以嫁给她喜欢的人,我呢,又可以和霍逸封和离,从此恢复自由!哈哈!”

    九厉点头,“你明白就好,这里需要你配合了。”

    “你说!要我怎么做?为了我的自由,我一定配合三哥哥。”雪儿笑得灿烂,心里头已经对自由渴望太久。

    九厉伸手取出一包药,又是递了一个酒壶给雪儿,

    “这是合欢散,混在酒水里头,只要他们喝了酒,就一定会发生夫妻之事。”

    雪儿明白地点头,拿起那个酒壶,不解道,

    “那这酒壶给我下药?”

    九厉拿过酒壶,旋开壶口,

    “这酒壶是特制的酒壶,俗称阴阳壶。”

    “阴阳壶?”雪儿疑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