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瞎婆婆停下了脚步,“少爷交代过,一天一碗白米饭,我会每天这个时候送过来。”

    雪儿双眸怔住了,她震惊了,喃喃言语,

    “一碗白米饭。。那怎么够,那么小碗,我好饿。”

    瞎婆婆没有再停留,伸手关上铁门,站在门外锁上了锁链,离开了。

    雪儿坐在地上,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

    她好难过。。好难过。。

    为什么要找爹爹,雪儿啊雪儿,你明明就没有爹娘,为什么要误信人言。。

    你会落得如此下惨,都是你咎由自取。

    雪儿痛苦地自责,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逃离这里。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夜半三更时分。

    蔷薇园。

    霍逸封躺在床榻上,睡得迷糊,呓语不断,

    “泱儿。。别走。。。嫁给我。。嫁给我。。”

    霍逸封喃喃呓语,“嫁给我。。泱儿。。泱儿。。。”

    床侧。

    九千刀犹如一尊冰冷的雕像坐着一动不动,一双眼睛犹如一双刀子直射床上的霍逸封。

    兔崽子!竟然敢杀我的女人,掳我的女儿,果然是养虎为患,养虎为患!

    “泱儿!泱儿!!”

    霍逸封突然大声喊出喉咙,睁开了双眼,整个人坐了起来,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封儿,醒了?”

    霍逸封听见身侧的声音,转头,一眼看见坐在床侧的九千刀。

    “义父,你怎么会在这里?”

    霍逸封很快捕捉到墙面上的挂钟,指着子夜两点钟。

    九千刀看着眼前的霍逸封。

    “封儿,感觉还好吗?”

    霍逸封伸手按了按脑门,之前所做的一切,似乎一片空白。

    霍逸封抬起头,看着九千刀,

    “我做了什么?”

    九千刀似笑非笑,“你身上忘忧香的毒又一次发作了,你晕倒前所作的,你还记得吗?”

    霍逸封蹙了眉头,他只记得晕倒前,说是要去阎罗殿,在后面的事情,他真的没有了印象。

    九千刀自然看出了霍逸封忘却了记忆。

    “你在阎罗殿残杀了三个犯人,每一个都死得极其凄惨,有被你砍断四肢,也有被你用铁钩活活钩死的,还有被你用铁链勒死的,不记得了吗?”

    霍逸封眼睛里腾起惊骇之色,他这些年虽然杀人无数,但都是一枪毙命,很少会去折磨将死之人。

    再罪大恶极,也不过是挖眼剁手,但那不足以致命。

    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法,霍逸封完全没有想到会是出自自己之手。

    九千刀不缓不急继续说道,

    “忘忧香这种毒很奇特,毒发时候,能够让你好像一个癫狂的疯子,让你忘记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

    霍逸封目光冰冷落向踏他处,

    “义父,不愿意怜悯我,赐我解药,又何必跟我说这么多。”

    九千刀低头,布满细纹的眼睛盯着霍逸封,森冷的口吻,

    “封儿,把雪儿的下落告诉我,我保证不计前嫌,把解药给你。”

    霍逸封淡定地看着九千刀,“义父,您的女儿,也算是我妹妹,她真的不是我抓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断定这件事是我做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