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霍逸封破门而入,一双眼睛飞快地环视房间四周。

    “泱儿?”

    霍逸封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床上,那一件白色的婚纱静静地躺在床上。

    霍逸封走上前,伸手扯起床上的首饰盒,发现里头的首饰,一件不少。

    他抬头,望向了窗口,他快步上前。

    双臂撑在了窗台上,低头往下望去,发现攀爬的痕迹。

    霍逸封的双眸顷刻间骇然地颤抖,他的双掌扣着窗台,握得咯咯直响,手背上青筋浮起。

    眼睛里是晦暗森冷的光泽。

    这一刻,霍逸封心底深处,隐隐感受到不详的预感,手心发凉冒汗。

    “来人!!”

    霍逸封怒声吼道,眉眼下一片阴霾之色。

    “少爷!”

    戴罗进门,看着自家少爷,“发生什么事?”

    霍逸封转身,眼睛里的光泽冒着怒火,走上前,

    “立刻带人搜!不!立刻带人去码头,追!务必要把司泱追回来!”

    戴罗征一下,看了一眼婚房里空荡荡的光景,顷刻间明白了。

    “少爷,她跑了?”

    “我让你立刻派人去追!!”霍逸封吼道。

    “是!”

    戴罗转身,眼睛里腾起一股喜色,他本就不希望少爷娶妻,如今那个该死的女人跑了,还真是便宜她了。

    戴罗带着一群保镖火速离开蔷薇园,直奔码头。

    霍逸封站在房间里,彷徨,来回踱步。

    门口外,那些个女仆皆是诧异地看着他,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霍逸封来来回回踱步,神情极其焦躁。

    他期待已久的婚礼,他期待已久的心上人。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视线落向了不远处的梳妆台。

    霍逸封走上前,发现梳妆盒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他伸手抽出那一张信纸。

    信纸上:

    对不起,逸封,我不想欺骗自己,欺骗你,我选择我爱的人,即使飞蛾扑火,我也愿意,对不起!你身上的毒,你爹娘会知道,他们会来救你。

    霍逸封眼底两团怒火腾腾燃烧,手掌一把揉碎了那张信纸,将信纸揉得近乎粉碎。

    “司泱!果然是我对你太过纵容了,是我对你太疼了,你才能够如此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