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孤岛上。

    那一栋阴森的古堡。

    雪儿从一间泛着尘土味的房间里醒来。

    醒来后,她浑身颤抖,站起来,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偌大的房间,没有任何摆设,只有墙面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吊钟。

    吊钟的钟摆左右摆动,看着令人心口发麻。

    “这里是哪里?”

    雪儿一脸迷茫,回想在轮船上,闯来一群人。

    那些人像是海盗土匪,将自己打晕,然后再醒来,就来到这里。

    雪儿想起那位说话妩媚的媚姨,说要带自己去见亲生父亲。

    对了!媚姨去哪里了?”

    “媚姨?”

    雪儿叫唤了一声,发现房间里会有回声,令她心生恐惧。

    雪儿急了,连忙走到门前,想要拉开门。

    却是发现门锁得很紧,根本拉不开。

    雪儿用力地拉扯,根本是一动不动的门。

    她慌乱焦急地在房间寻找出口,发现这里的门和窗户都是密封的。

    整个房间,一盏昏黄的灯,散发出那种令人压抑难受的光芒。

    再就是那一副吊钟,钟摆摆来摆去,令人感觉到恐惧。

    “这里是哪里?有人吗?有人吗?”

    雪儿朝着门外喊,伸手拍着门。

    “吭吭吭~~”门发出沉闷的响声,是那种铁制成的铁门。

    房间里跟着有了回声。

    雪儿害怕地后退,整个人吓得想要哭。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你们是谁?”

    雪儿一脑子的问题,可是她不停地问,只有回声回应她。

    雪儿害怕地蹲坐在地上,双臂抱着膝盖,盯着那一副吊钟,一颗心跟着吊钟摇摆。

    “这是哪里。。。我不要找爹爹了,我想要回家。。”

    雪儿后悔了,后悔莫及,她内心太过渴望亲人的温暖,渴望一个家。

    才会那么迫切跟着媚姨来到南洋,却是不知道落入了什么人手中,被囚禁于此。

    时间就那么过去。。

    雪儿在害怕恐惧中睡去。。

    。。。。

    第二天,天亮了。

    雨停了,四周都是积水。

    蔷薇园却是很热闹,一大早就开始燃放鞭炮,阿飞请来了乐队,在门外奏乐。

    偌大的蔷薇园,到处都是忙碌的下人。

    没有女仆的蔷薇园,请来了许多女仆,正在打理喜桌,准备婚宴。

    霍逸封起床后,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打上了银白色的领带。

    他将自己打扮得器宇轩昂,英俊挺拔。

    最重要,他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今天他要以真面示人,要给泱儿一个最真实的新郎。

    霍逸封出门,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

    心想着泱儿昨夜那么晚才休息,让她多睡会,一会有得忙了。

    临近晌午。

    蔷薇园陆陆续续开始有宾客到访。

    霍逸封亲自下楼迎接,满面春风。

    那些宾客,还有蔷薇园的保镖下人,再看见霍逸封的真容后,无一不震惊。

    他们原以为封少爷一直戴着面具,一定是很丑陋。

    谁都不曾想过,面具下面,会是如此惊艳的一张脸。

    阿飞上前,附在霍逸封的耳边,

    “少爷,九爷的车到门外了。”

    霍逸封双目沉了沉,眼睛里腾起戾气,他阔步朝着门外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