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霍逸封跃步上前,一把楸起阿飞的衣领,猩红的眼睛,森冷的声音

    “带我去阎罗殿。”

    阿飞看着眼前的少爷,看得出他神志不清,开始失去理智。

    “少爷,我立刻带你去。”

    片刻之后。

    阎罗殿,做为三门会处置罪人叛徒的私设刑堂。

    刑堂里,关押着各色犯人。

    霍逸封发了疯,中了魔怔一样,扬起手中的刺刀,一刀刀地砍着那些罪犯和叛徒。

    阿飞站在一旁看着,场面太过血腥,不忍直视。

    哀嚎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啊!杀了我!杀了我吧!”那些个被折磨的罪犯都凄惨地求死。

    霍逸封满脸布满了血腥,情绪极其不稳定,用倒钩刺入他们的锁骨里头,用力地去拉。

    “啊!!”凄惨的叫声。

    阿飞转过头,叹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身在三门会,见惯了血腥,但是阿飞还是更加适应一刀毙命的果断。

    这种血腥的折磨,阿飞确实不忍直视。

    这时候,戴罗从门外走进来。

    “阿飞,少爷这是怎么了?”

    阿飞转身看着戴罗,“不知道,看样子是不是忘忧香的毒发作了?”

    “忘忧香?”戴罗有点惊讶,“少爷中的毒,你怎么知道叫这个名字。”

    阿飞突然反应过来,戴罗并不完全知情。

    “说来话长,戴罗,我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是九爷的人,你有没有办法帮帮少爷,帮他从九爷身边取出解药。”

    戴罗听了,眉头皱了,明显有点犯难。

    阿飞看见戴罗迟疑,急了,

    “戴罗,少爷对你我有恩,你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少爷现在发病的时间越来越短,次数越来越多,我真怕他真的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戴罗看着阿飞,叹了一口气,“阿飞,你误会我了,不是我不帮少爷取出解药,是九爷现在对我并不那么信任。”

    阿飞听了,算是明白了,“也对,九爷那人生性多疑,怎么可能完全相信于你。”

    戴罗突然想起什么,

    “阿飞,我问你,少爷到底把九爷的女儿藏到哪里去了?”

    阿飞听了,目光闪烁了一下,回避道,

    “什么九爷女儿?我不知道,九爷女儿失踪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别骗我了!”

    戴罗声音重了,“阿飞,放眼整个南洋,有种砸毁九爷私轮,杀死媚姨,掳走九爷女儿的人,除了南部陈氏,只有少爷了。”

    阿飞笑问,“那你为什么不怀疑陈氏兄弟?”

    戴罗摇头,“不会是他们,因为出事那天,陈氏兄弟父亲出殡,而且他们不清楚九爷有女儿这件事。”

    阿飞听闻,“所以九爷已经笃定是少爷把人掳走?”

    戴罗点了点头,“阿飞,如今只有交出九爷的女儿,才能够有机会换回解药。”

    “不可以!”阿飞坚决反对,“少爷不会同意的!九爷狡猾,不一定会因为女儿回来,真的交出解药,九爷和少爷的父母有跨不过的深仇!”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

    阎罗殿里,一位犯人终因为抵不过霍逸封酷刑的折磨,倒在地上抽搐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