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霍逸南见着司泱笑得甜美的样子,那一双纯真的大眼睛,那种由心而生的真情,是容不得伪装。

    霍逸南看着她,内心荡漾起一丝丝感动。

    “泱泱,对不起。”

    霍逸南双臂猛地搂住了司泱,将她环入怀里,紧紧地搂着她,内心莫名愧疚。

    “南哥哥,别说了,我们快走吧。”

    霍逸南松开了司泱,拉着她的手,两人顺着小巷子,一路逃离。

    第二天晌午,艳阳高照。

    一艘开往华夏南都的轮船上。

    甲板上。

    霍逸南拉着司泱靠着船杆,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泱泱,我们总算是离开了南洋。”

    司泱抬起眸子,凝视着霍逸南,微微一笑,

    “嗯,南哥哥,还要五六天才能抵岸。”

    霍逸南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小脑袋,温柔的嗓音,

    “放心吧,我已经偷偷派人安排好了一切,我们过去可以直接生活了。”

    司泱听了,担心道,

    “那你爹娘会不会过来,像上次那样?”

    “放心,他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阿炳那边我都是避开和他联系,就是堤防我父母。”

    霍逸南拍了拍女人的手背,安慰她。

    司泱叹了一口气,靠近男人怀里。

    想起那一次在医院,南哥哥受伤,顾倾城二话不说,上来就给了司泱一个巴掌。

    这件事在司泱的脑海里,记忆犹新。

    司泱埋着小脑袋,情绪有点压抑,

    “南哥哥,难道一辈子躲着你父母吗?还有逸封中毒的事情,你得赶紧告诉你父母。”

    霍逸南听见司泱在这个时候提及霍逸封,内心多多少少不舒坦。

    “你还是那么关心他,都离开南洋了,还在担心他的安危?”

    司泱拉着霍逸南的衣袖,没好气道,

    “那是你弟弟,他中毒了,你不关心吗?我一直把他当成朋友,你不要误会。”

    “朋友?他把你当成想要占有的女人,你还任由他亲近你,若不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早已经忍无可忍了。”

    霍逸南说这句话时候,眼睛里腾起一缕缕凶狠的光泽。

    司泱留意到,心弦微微一拨,有点后怕。

    霍逸南舒了一口气,迎着海风,沉沉开口,

    “逸封的事情,你不用多虑,我会安排人通知我父母,至于你我接下来,该好好想想,我们的婚礼怎么举办。”

    司泱抬起眸子,凝视着男人,“我爹地信奉基督教,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我们可以在教堂结婚吗?找一个牧师为我们见证婚礼。”

    霍逸南听闻,吃惊道,“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想法?”

    司泱摇了摇头,笑得犹如风中摇曳的一朵挽花,清纯干净。

    “南哥哥,我只想告诉远在天堂的爹地,告诉他,我嫁给我喜欢的人,只可惜我妈咪不能够前来观礼。”

    “不过没关系,以后你父母原谅了我们,我们不还要补办婚礼,不是吗?”

    司泱想得很简单,她也不知道她离开华夏国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

    更加想不到霍逸南已经背着自己娶妻,而且是风光大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