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九千刀气得咬牙切齿,指着霍逸封的鼻子,“封儿,你好样的,敢跟义父对着干了,好!那解药等你想说实话时候,再来拿!”

    九千刀说完,带着一群保镖匆匆离开。

    霍逸封站在原地,一副淡然的姿态,他扬起唇角,不屑的冷笑。

    。。。。

    夜半三更。

    孤岛上。

    雪儿饿了一天一夜,浑身无力地昏睡。

    那一扇密不透风的铁门打开了。

    霍逸封戴着那一副银白色的面具走进房间里。

    阿飞跟在身后。

    霍逸封冷冷扫过地上趴着的女子,冷声扬起,

    “这就是我义父的女儿?”

    阿飞点头,“是,叫做雪儿。”

    “我知道他女儿叫雪儿,这么俗气的名字,随便一抓就是一个。”

    霍逸封眼睛里是未褪的酒熏,他眼睛里是怒气,是那种被压抑的怒气。

    门外,两位保镖搬来一张椅子放在中央。

    霍逸封坐下来,双腿交叠。

    “弄盆水过来,把她弄醒!”霍逸封冰冷的声音,下令道。

    保镖端来一盆水,朝着趴在地上昏睡的雪儿泼了过去。

    “嗯。。”雪儿感觉到浑身冰凉,湿漉漉的感受,她动了动双手,睁开了双眼。

    她趴在地上,额头前的发丝还在滴水。

    她感受到身后有人,她撑着疲惫无力的身子,转头看去。

    当雪儿看见戴着银白色面具的霍逸封,一双眼睛瞪大了,激动的光泽,颤抖着,声音都飘飘然了,

    “恩公。。恩公。。”

    霍逸封再看见雪儿的真容之后,眼睛里滑过一丝惊讶,竟然是她!

    不过这一丝惊讶,仅此一瞬。

    “恩公,你怎么在这里?你是来救我的吗?恩公?”

    雪儿脑袋晕晕乎乎,吃力爬起来,朝着霍逸封走去。

    霍逸封看着雪儿靠近,脑海里浮现义父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栽培’,处心积虑的教导,怒火中烧!

    “谁叫你站起来的!跪下!”

    霍逸封怒斥出声,一脚重重地踹向了雪儿的膝盖。

    “啊!”

    雪儿吃痛地惨叫,整个人被踹得跪在了地上。

    雪儿抬起害怕的眼睛,看着戴着银白色面具的男人,内心在想,难道只是巧合?这个戴面具的男人,不是那位恩公。

    霍逸封看着雪儿害怕的眼神,嘲讽道,

    “很害怕吧?”

    雪儿这一次正视眼前的人,“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来这里?这里是哪里?”

    “问题真多。”霍逸封冰冷的声音。

    雪儿浑身紧张,因为她这一次没有幻想着那个恩公,而她发现眼前这些人都不像是好人。

    “你们到底是谁?”

    “你的债主!”霍逸封冷漠的声音,低头,看着雪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而我是你的主人!”

    “你说什么?”雪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都民国了,什么奴隶主人?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霍逸封起身,目光冰冷直视前方,站直了身躯,朝着保镖下令,

    “给她戴上项圈和狗链!”

    “是!少爷。”

    两位保镖走上前,围着雪儿。

    “你们要做什么?”雪儿惊恐看着眼前的两位壮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