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霍逸封扑了个空,有点失望,伸手摸了摸鼻梁,一脸兴味打量着司泱,

    “泱儿,你刚才那么久开门,我好像听见你在说话。”

    司泱闻言,一双眼睛瞪大了,有点慌乱,

    “你听错了吧。”

    霍逸封走上前,一副放荡不羁的神态,长臂直接搂过司泱,

    “泱儿,你该不会刚才在自言自语吧?我可是听见你在里面说话。”

    霍逸封搂着司泱的肩头,薄唇忍不住就贴了上去,亲吻她的脸蛋。

    司泱被他触碰,好像惊弓之鸟,一下子推开霍逸封。

    “别碰我!”

    司泱焦急喊出声。

    霍逸封顿住了双目,一脸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此防备,如此抗拒的反应,令他几分疑惑。

    “泱儿,你怎么了?”

    司泱神色有点不自在,摇了摇头,

    “我。。我没事,逸封,你找我什么事?”

    霍逸封观察着司泱的反应,察觉到不对劲。

    很快,霍逸封留意到桌上掰成一片片的玫瑰花瓣。

    又是低头看去,发现地上有很长的一条水渍,一直延伸到窗台。

    霍逸封二话不说,抬脚朝着窗台走去。

    司泱见着,急了,“逸封,你做什么?”

    司泱奔上前,伸手去拉霍逸封的胳膊,“逸封,外面下大雨,不要开窗户!”

    霍逸封回头,眼神犀利地瞟了一眼司泱,薄唇轻笑出声,

    “你好像很紧张?”

    “。。。”司泱一颗心悬着,垂落眸子。

    “松开!”霍逸封甩开司泱的手,直接推开了窗户。

    司泱紧张地看去。

    霍逸封迎着窗外的风雨,探出脑袋,左右看了一眼,发现窗户两边的横梁上没有藏人。

    他又是低头望向了窗下,发现不远处站岗的保镖。

    他伸回脑袋,很快发现窗台上若有似无的半张脚印。

    偌大的脚印,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脚印。

    霍逸封转身,直视司泱,

    “说!刚才谁来过?不要骗我,我知道有人来过,还是个男人!”

    霍逸封的声音极其冰冷,质问的口吻。

    司泱摇头,死咬着牙关,

    “没有人来过,逸封,你弄错了,真的没有。”

    “呵呵~”霍逸封笑得森冷,盯着司泱,“没有?泱儿,你不会说谎,瞧你多紧张!”

    霍逸封转身,大阔步朝着门外走去。

    “来人!!来人!”

    不一会儿。

    戴罗跑上前,“少爷,有何吩咐?”

    霍逸封洪亮的声音,

    “我怀疑有人潜入蔷薇园,立刻带上人,在蔷薇园里里外外搜一遍,切忌要排查清楚,包括我们自己人!”

    戴罗闻言,点头,“少爷,我立刻去。”

    戴罗退了下去。

    很快,戴罗带着一队保镖在蔷薇园四处搜人。

    偌大的蔷薇园,顷刻间沸腾起来。

    四周都是磅礴的雨水。

    屋顶,霍逸南淋着大雨,一双眼睛犹如黑夜里的猎豹,冷冷望着远处。

    屋顶下。

    司泱趁着霍逸封不在,探头寻找霍逸南的踪迹。

    她现在慌乱急了。

    南哥哥,你躲哪里去了?

    “泱儿。”霍逸封的声音在身后落下。

    司泱紧张地缩回脑袋,转身,看着霍逸封,

    “逸封。”

    霍逸封走上前,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睛,沙哑低沉的声音,

    “是不是霍逸南找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