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唯今之计,只有想把她带去荔城结婚,中间自己偷偷跟雪瑶和离,避免不必要的那些误会。

    霍逸南并不想司泱知道那些,他担心小女人想法多。

    他和雪瑶并没有任何实质性关系,就担心她多想。

    “南哥哥,你说我们去荔城结婚,那要在那里待多久?你真的打算放弃少帅的身份?”

    司泱忧心地问道,她一直担心因为自己,影响了南哥哥的前程。

    霍逸南伸手揉了揉女人的小脸蛋,温和笑了,

    “不用担心我,我离了少帅的身份,还不至于养不起你。”

    “那你爹贵为督军,总要有人继成衣钵。”

    “不是还有逸封?他可以继承我父亲的大志。”霍逸南看似很轻松说着,眼睛里的复杂,司泱并没有察觉。

    提及霍逸封。

    司泱微微蹙了眉头,若有所思道,

    “可我觉得你弟弟不在未来督军,他好像更喜欢待在南洋,那个什么三门会,他似乎志在此。”

    “哼!”霍逸南冷哼一声,“他喜欢贩卖大烟,召开赌馆,妓院,三教九流,乌合之众,不成大器!”

    司泱听着,低头,她感觉到腹部被什么物体抵住了。

    “你能不能别压着我。”

    霍逸南回过神,低头看着她,

    “怎么了?抱着你睡,不好吗?”

    “那你下来抱我,这样压着我,好重。”司泱一张脸蛋涨得通红。

    霍逸南翻身而下,双臂搂过她,将她搂入怀里。

    “泱泱~你小小的像只小兔子,让我好喜欢~”

    司泱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掌,

    “南哥哥~你不要老是这样子。”

    “这样子不喜欢吗?”霍逸南抓住她的小手,低头亲吻她白白嫩嫩的小手。

    “没有~南哥哥,你抱我抱得好紧,我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霍逸南低头,埋在她的心口,喘息着气息,天知道他忍得多难受,不把她抱紧点,无法缓解身上那种燥热。

    想要狠狠地宣泄。

    宾馆门外。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霍逸南很快听见了动静,打断了他的动作。

    门外,宾馆掌柜来敲门。

    “各位客官,例行检查,打扰各位了,请穿衣开门。”

    霍逸南听了,皱了眉头。

    “南哥哥,这南洋大晚上检查什么?难道这里也有乱党?”司泱不解道。

    “泱泱,你安静待着,我出去看看情况。”

    霍逸南快速下床。

    片刻之后。

    霍逸南折回,伸手拉起司泱的手。

    “快走!!”

    “南哥哥,发生什么事了?”司泱被他拉着手,一路从宾馆二楼另一处门跑去。

    “楼下都是霍逸封的人,他肯定是派人寻你我来了。”

    司泱听了,跟着霍逸南一路跑出宾馆,顾不上任何行李。

    站在宾馆后门,一条僻静的巷子。

    司泱气喘吁吁,“南哥哥,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霍逸南转身,直视司泱,愧疚的目光,

    “泱泱,对不起,让你跟我受苦了。”

    “南哥哥~别说这个,我愿意跟你一起共患难,说好了要在一起,那就坚持走下去,我不会感觉到苦,不会感觉到累,只要你以后对我好,爱我,疼我。”

    司泱说着,一张小脸笑了,笑得很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