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霍逸封看着雪儿那一副神志不清,唯唯诺诺的样子,有想到她是义父的女儿,十分厌恶,仇恨。

    “瞧瞧你这副样子,真的是弄到芭提雅卖场,都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雪儿抬起那一双清秀的杏眸,泪光楚楚,又一次哭出声,

    “求求你,这位爷,求求你了。。”

    “喊我什么?”霍逸封扬起手掌,侧在耳畔,一副傲然的姿态。

    雪儿泪眸愣征了一下,顷刻间明白了过来。

    “主人!主人!”

    雪儿记得他要自己喊他主人,她朝着他不停地磕头,

    “主人,求求你,放过我!主人,您是大好人,求你了~”

    雪儿跪着,双手颤抖地去拉住霍逸封的裤管。

    “滚开!”

    霍逸封恼火地一脚踹开雪儿。

    “啊!”雪儿吃痛地摔在地上,泪水汹涌地溢出。

    霍逸封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

    “我告诉你,别用你这双脏手碰我!你不配!你是畜生生的贱种!就该用畜生的方式对待你!”

    雪儿趴在地上,这一声声犀利冰冷斥责的声音,令她浑身难受,一颗心剧烈地颤抖。

    “我。。我不是贱种,我不是。。呜呜~~”

    雪儿悲戚地抽泣,抬起泪眸,“我从小就失去父母,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爹娘长什么样子,你为什么要这么辱骂我的生生父母。”

    “为什么?”霍逸封弯腰,一双眼睛怒红了,“你想要知道为什么?”

    “嗯。”雪儿点着头,她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那一张银白色面具下,那一双黑亮的眼睛,似曾见过。

    “因为你生来就是贱种!生来就不配好好活着!生来就是来还债的!!”

    霍逸封很放肆地辱骂她。

    “呜呜呜~~”雪儿哭得越发汹涌了,她不停地摇头,“为什么,我已经过得够辛苦了。”

    “我活得那么小心翼翼。。我从小。。。”

    “闭嘴!!”霍逸封一个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

    “啊!”雪儿被扇得脑袋懵晕了,整个人摔在地上,嘴角流淌着鲜血。

    她不敢再说话,泪水不停地滑落。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上苍要如此惩罚自己。

    从小在教堂长大,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后来被一位富家千金欺负,险些丧命,被王阿东所救。

    从此以后,雪儿视王阿东为生命重要的人,成为她的男朋友。

    命运造化弄人,王阿东抽大麻抽得负债累累,连着自己受罪。。。。

    只有十六岁的她,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活得如此艰辛。。。

    “呜呜~~”

    雪儿哭得难受,泪眸抬起,嘴角流淌着未干的血渍。

    “我要求的不多,我只想好好活下去。。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好好活下去。。呜呜~~”

    霍逸封听了,走上前,盯着她,

    “你以为就你想要好好活下去,我也是!!”

    霍逸封激动地拍着心口,双目猩红,

    “他给过我活下去的机会吗?他没有!就连我最爱的女人都弃我而去,这个世上,我还剩下什么?”

    霍逸封手掌一把捏住了雪儿的下巴,很狠的力度。

    “痛!痛!”雪儿吃痛叫出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