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力维推开房门的那一刻,袁福康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因为他知道,谢东就在里屋。

    他太了解这个当年的创业伙伴了,一旦发现谢东在里面的话,那自己的死期就不远了。张力维绝对有一万种办法,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悄无声息的消失且不露任何痕迹。他甚至做好了翻脸的准备,既然退无可退,那只有撕破脸皮、拼死一搏了。这么多年,压在自己心头的这口恶气,也是该了断的时候了。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张力维推开里屋的门,探头往里看了几眼,然后转头笑着道:“大哥,我刚才话说了一半,你这里不光可以修身养性,还是金屋藏娇的好地方啊。”说完,自顾自的哈哈笑了起来。

    袁福康暗暗松了一口气,白了张力维一眼,撇了下嘴道:“你是越来越不厚道了,居然拿我寻开心了!”

    听他这么说,张力维连忙一本正经的道:“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哪敢拿自己的大哥寻开心啊,我现在就是没时间,等公司上了轨道,我也弄上个红颜知己,到你这里来,好好享受下幸福人生。”说道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往袁福康面前走了几步,继续说道:“先不说这些闲话了,请你出山的事,答应不答应啊?”

    “答应个屁!公司的事你自己想办法,别再来烦我。”袁福康连头都没抬,便一口回绝了。

    张力维听罢,则摆出一副非常遗憾的架势,双手一摊道:“我算看出来了,你是打算累死我而厚快啊。”

    “这叫能者多劳。”袁福康笑着回了一句。

    说话之间,顺子提着一大口袋新鲜蔬菜回来了,张力维见了,连忙吩咐都给装在车上,然后起身告辞,往门外走去,袁福康也不远送,只是站在屋门前,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别忘记回去就给我转钱!”

    张力维头也不回的道:“放心吧,忘不了。”随即钻进汽车,两台车相继调头,绝尘而去。

    见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袁福康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气,赶紧返回房间,打开里屋的门,轻声喊了一句谢老师,见没什么动静,于是迈步进去,走到墙角处,弯腰将地窖盖子打开,往里看了眼,然后笑着道:“赶紧出来吧,老张走了。”

    东北的农居,在房间里挖地窖是很常见的,地窖里四季恒温,一般用作存储越冬的水果和蔬菜,只是万万没想道,今天发挥了如此关键的作用。

    谢东从地窖口里探出头来,神情还是略显紧张。

    “走了?”他轻声问道,随即从地窖里一跃而出,一边掸着身上的土,一边苦笑着自我解嘲道:“真他妈的丢人,弄得跟做贼似的。”

    袁福康将地窖盖板放好,这才回身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还真挺机灵,要是不及时躲进去,被老张发现了,那咱俩就都危险了。”

    他无奈的笑了下,起身出了里屋,重新盘腿上了炕,这才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撞上了也没什么,其实,张力维早就对我动过手了,只不过我命大,他没得手罢了。”

    袁福康把顺子喊了进来,重新沏上一壶茶,二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