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706章:烈哥哥唱催眠曲

    “妈妈,然然好像明白了。”秦乐然俏脸贴在枕头上,想着是在妈妈的怀里,轻轻地蹭了两下。

    “我的宝贝这么聪明,当然能想明白。”正说着,简然惊呼一声,“宝贝,你爸爸来了,他这几天好像还在生你的气。妈妈先挂了,晚点再打给你。”

    简然说完就挂了电话,秦乐然听着嘟嘟的忙音,嘟了嘟嘴,哼,她出来这么久了,爸爸都没有关心她。

    妈妈出门一天,不管去哪里,爸爸准会追过去。

    看来不管在什么时候,她这个女儿在爸爸的心里都没有妈妈重要。

    坏蛋爸爸!

    他常常说她是他们的然宝宝,可是他说的然宝宝是他的大然然吧,才不是她这个透明的小然然呢。

    哼哼哼——

    以后她不要爸爸了,她要烈哥哥,让烈哥哥只疼她一个人。

    想到烈哥哥,自然又会想到烈哥哥那个吻,秦乐然的脸蛋儿更红了,原来接吻是这样啊。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摩擦,亲吻……亲密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仿佛自己就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怎么办呢?

    因为想着烈哥哥,秦乐然的心脏砰砰砰跳动,好像快得要从她的胸膛里跳出来似的。

    是的,她就是因为想烈哥哥,想到心跳加速,所以她失眠了,彻底失眠了。

    不仅是她失眠,送她回到林家,再回北宫的烈哥哥的情况比她还要糟糕得多。

    权南翟身为一国总统,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会按照时间表严格执行,不管晚上多晚睡觉,早上六点钟都得准时起床准备一天的工作。

    今晚他原本已经忙到很晚,好不容易能居所能休息时,又得知秦乐然在裴宅参加舞会。

    因为担心她,他又跑去裴宅。

    在裴宅发发生了一些意外,让他控制不住和他的然然相认了,之后又送她回家。

    再回到自己的家里,此时天都快亮了,他哪里还有休息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精神得很,用不着休息。

    他站在房间的窗户旁,眺望着林家的方向,似乎这样就能离他的然宝宝更近一些。

    他不由自主伸出了手,轻轻地的抚着自己的嘴唇,这里似乎还有然宝宝的温度,然宝宝的馨香……

    今天,他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是,就是“不可理喻”!

    向来自控力非常强大,连母亲被害去世都能忍着没有掉一滴眼泪的他竟然在今天晚上失控了。

    他原计划是想等自己的能力足够强大,能够百分百好好保护然宝宝时才认回她,当然更没有想过会亲吻她。

    但是就在听到她说权东铭是她的烈哥哥时……

    那一刻,他的内心有火,她是他的然宝宝,他才是她的烈哥哥,她怎么可以认错人。

    于是,他吻了她,本是想惩罚她,又是想告诉她,他才是她的烈哥哥,她不可以让别人染指。

    谁知道最后让自己失控了,他甚至想把她带回家,就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