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常局长?她怎么了?”谢东不知道丁苗苗还能说出什么可怕的消息,不由得有点紧张了。

    丁苗苗却突然不吱声了,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他还以为是要卖个关子,不料丁苗苗却把脸凑过来,美滋滋的说道:“来,亲一下就告诉你!”

    谢东不禁皱了下眉头,他本来就对撒娇卖萌表达爱意的方式有点排斥,再加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心里总有沉甸甸的负罪感。于是直到丁苗苗脖子都酸了,他也一动没动,甚至还把身子往后挪了下。

    “你啥意思,至于这样吗?”丁苗苗把脸一沉,有点不高兴的道:“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个状态啊!”

    “咱们......能不搞这些吗?”谢东支吾着说道:“我......不喜欢这样。”

    “可是我喜欢。”丁苗苗摇晃着身子,撒娇似的说道:“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改变一下吗?”

    改变一下......谢东的心想,现在的改变已经够多了,再改变,就把你改成老婆了。真不晓现在这种畸形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尽管此刻说后悔有点晚了,可他已经开始厌恶了,并不是厌恶丁苗苗,而是厌恶自己。

    厌恶自己的虚伪和贪婪,厌恶自己的谎言和欲望,丁苗苗越是表现出浓浓的爱意,他对自己的厌恶便又多了几分。

    “你要是不说,我就先走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低着头,有意不去看丁苗苗那双春水般的双眸。

    丁苗苗没吱声,而是默默的把身子坐直,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最后轻轻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不为我而改变,那我就为你改变吧。”

    “为什么一定要改变呢?我感觉现在这样就挺好的。”说完,他迟疑了片刻又道:“我想回去了,行吗?”

    “当然可以,就好像我限制你人身自由似的。”丁苗苗笑着说道:“我只是喜欢你,并不会缠着你的,况且,我也那闲工夫。”

    他点了点头,转身朝门口走去,打开门的一瞬间,忽然听丁苗苗在身后说道:“常局长的事,你真不想听了吗?”

    他停下脚步,沉吟了片刻,最后颓然的说道:“算了,我没兴趣了,任他们折腾吧。”说完,缓步朝门外走去。

    谢东说的是实话,他真的没什么兴趣了,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好累,从里往外的累,一年多来,无休止的争夺和算计,让他的整个身心备受煎熬,谎言、欺骗、恶毒、阴谋,所有这些在前三十年很少面对的东西,如今一股脑的出现在生活里,压得他有点喘不上气来。如今的他,早已分辨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仿佛所有的人都是黑暗丛林中的猎手,而只有他才是那个傻乎乎的猎物,浑然不知周围杀机四伏,还在丛林中悠然的漫步觅食,而等待着他的,除了可怕的陷阱,再就是呼啸而来的子弹.....

    随便吧,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他默默的想道,最多回平原县,把师父的大道堂牌子一挂,也算为父老乡亲出一份力了,至于那两本书......他忽然感觉有点茫然,到底该怎么处理呢?一直说要献出去,可是到底该献给谁呢?妈的,惹毛了老子,明天就公开一把火烧了,我看你们还折腾个球!他恨恨的想道。

    出了丁苗苗家,缓步走出小区,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瞧,是丁苗苗的来电。

    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对了!自己居然也学会了搞女人,真不知道这算是出息了还是堕落了。或许真就如同常晓梅说的那样,我内心的欲望之海,其实也是波涛汹涌啊!

    接还不是不接呢?也许以后,这样的电话会经常有,以魏霞的聪明才智,自己能瞒多久呢?一旦被发现,又该怎么办呢?

    越想心里越烦,恨不能把手机摔出去,可丁苗苗的电话异常执着,响起来就没完,最后没办法,只好接了起来。

    “你去雄州医院看看吧,去了之后,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丁苗苗在电话里说道:“还有,以后别不接我电话好不好,我丑话说再前面,要是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可别怪我找到家里去。”

    他的脑袋顿时嗡嗡直响,感觉说不出的麻烦,真想找个地方大吼几声。

    听筒里突然传来丁苗苗吃吃的笑声:“是不是又皱眉头呢?你那两条眉毛既不直,也不长,可别总拧着,不好看。”她一边笑,一边有点得意的道:“放心吧,逗你玩呢,我才不干那种傻事呢!我真想不明白,到底喜欢你那里呢?想来想去,好像也就那个方面还算不错吧。”

    他简直哭笑不得,心中暗道,别看这些女人表面上都高高在上,一副淑女的模样,只要有了那种关系,立刻就变得跟女流氓似的,是我自己太保守老套?还是女人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呢?

    “喂?说话呀!你在听吗?”见这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