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朱立诚听到这以后,也有点难以置信的感觉,这怎么和演电视一样,不过这剧情未免也太曲折离奇了一点,他脱口问道:“既然是真的怀孕了,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呢?”

    “林之泉的!”曹然果断地回答道。

    “哥,你可不要忽悠我呀,这时候,林之泉恐怕还不知道有唐怡这样一个人物存在,怎么可能和她有孩子呢!”朱立诚认真地说道。

    “嘿嘿,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但问题的关键是人家双方都承认了啊!这不,后来还大肆操办了婚事,虽然当时唐怡的年龄尚小,但双方属于奉子成婚,也算是特事特办吧!”曹仁笑着说道。

    “那……这……孩子……”朱立诚听了这话以后,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事真是太荒唐了,别人还罢了,林之泉怎么可能甘心做这样的选择呢。

    “你问孩子呀?”曹仁笑呵呵地说道,“孩子后来生下了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不过很少有人看见过。据说,唐允成为了怕他那不争气的女儿把孩子给教坏了,很小的时候,就把她带到应天来了,现在应该上三、四年级了。”

    朱立诚听到这以后,终于有点明白刚才曹仁说的所谓交易的意思了,这样说来,倒确实很有可能。当年林之泉可以说是,咽下了作为一个男人所能承受的最大的屈辱,那么,在此后的日子里,以此换得一些其他的东西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两人举起酒杯走了一个以后,朱立诚说道:“曹哥,我明白你刚才说的那话的意思了,不过这样看来,林之泉也确实不容易。”朱立诚说这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是,当年两人一起调出泾都县城时的情景。

    虽然当时两人的级别才是科级,但也算是外放了,理应高兴才是,而两人的脸上都没有出现应有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忧心忡忡之感。

    朱立诚的忧虑显而易见,因为当年李贺天在田塘镇一手遮天,县里又有苏运杰的支持,所以作为一个外来者,朱立诚要想打开一番局面,是非常的不容易。

    林之泉的情况却不一样,他之所以去徐城,就是因为那儿有人罩着,按说应该很是开心才对,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原来里面还有这样一个故事,这就难怪了。

    曹仁听了朱立诚的话后,接着说道:“老弟,你是有所不知,你这个同乡还真是有点道行。结婚以后,他的那个老婆继续在外面胡天海地,他却对此不闻不问,一心只干一件事情,猜猜他在忙什么?”

    “呵呵,曹哥,你也太小瞧我了,这还要说,巴结他的老丈人呗,要不,估计我们也不会在这个培训班上看见他吧!”朱立诚笑着说道。

    “老弟,行呀,逻辑思维能力不错呀!”曹仁开心地一拍朱立诚的肩膀。

    朱立诚听了他这似是而非的夸赞以后,狂汗不已。

    曹仁却不管朱立诚的表现,继续说道:“这个林之泉真是不简单,绿帽子满天飞,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对待岳父、岳母,简直比亲儿子还亲。唐允成每次提到他的时候,都赞不绝口,甚至不止一次地说过,女儿可有可无,但是女婿却是一定要要的。”

    “哈哈哈……”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然后端起酒杯互撞了一下以后,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以后,曹仁猛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朱立诚说道:“林之泉后来到白下区做副区长以后,搭上了一个妇联的,那女的好像还没有结婚,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下次回去的时候,帮你留心一下。这事他做得很隐蔽,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估计主要是怕唐家人知道,尤其是他那老丈人。不管他女儿在外面搞成什么样子,他一定不希望听到他的好女婿有什么不尊重他们唐家的行为,那样的话,可就等于在打他的脸了。”

    朱立诚听后,连忙说道:“谢谢曹哥费心了,我知道一个大概情况就行了,他和哪个女人上床,我就不关心了,呵呵!”

    曹仁听后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清楚,朱立诚主要想知道的就是林之泉的背景,其他的,确实不是他所关心的,不过他却打定了主意,回去以后一定帮着仔细打听一番。

    从朱立诚对林之泉的关注中,不难看出,两人之间一定不对付,否则的话,这位不会对那家伙那么上心。都说真正了解你的人不是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