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苗苗把车开得飞快,在车流中不停的穿梭,连着拐了几个弯,谢东便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他有点不安的问道。

    “去玩啊!”丁苗苗瞥了他一眼道:“不玩,怎么心情好?”

    谢东都听傻了:“玩?你都多大年纪了,能玩什么啊?”

    丁苗苗没说话,打开车内的音响,随即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在车厢里响了起来,她一边开车一边随着音乐轻轻摆动着身体,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车子最后在一个霓虹闪烁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丁苗苗关掉了音响,熄了火,然后对道:“玩,和年龄职业没关系,多大岁数的人都可以玩。”说完,开门跳下车,回头看了他一眼,笑吟吟的说道:“怎么的,尊敬的谢老师,难道还得我亲自给你开门呀,自己下来吧!”

    他往四下看了看,迟疑的下了车。抬头望去,只见建筑物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灯箱,上面也不知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物造型,但四个大字却异常醒目:俯冲轰炸!

    “这是啥地方啊?”他愣愣的道。

    丁苗苗也不回答,直接扯着他的胳膊便朝建筑物大门走去。进去之后,他立刻被充满金属质感的音乐和疯狂劲舞的人群惊呆了。

    舞台上,四个的男孩正在演奏歌曲,嘶哑的歌声和震撼的旋律,让人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冲动,尤其是那个长发披肩的主唱,完成呈一种癫狂的陶醉状态,似乎在用歌声宣泄自己内心的激情和烦躁,伴随着的歌声,台下一群男女忘情的摇摆着,不时还有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我的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夜店吧,他想,丁苗苗这种身份的女人,咋会光顾这里呢?太不可思议了吧。

    丁苗苗根本没理睬他的惊愕,径直找到一个座位,然后又点了些酒水,这才大声对他说道:“怎么样?这里好玩吗?”

    他看着舞池里疯狂的人群,默然的摇了摇头。

    “你不要总把自己当成老中医,其实你才三十多岁,甚至比这里的很多人还年轻呢!还有,这个乐队非常有名,我超级喜欢!”丁苗苗很大声的说道,饶是如此,他还是有点听不大清楚。

    一曲终了,乐队暂时休息,舞池里的人也回归到自己的座位,夜店里才稍微安静了些,起码说话不用扯着脖子喊了。

    “真想不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他不解的道。

    丁苗苗打开啤酒,递给他一瓶,然后撩了下头发,很坦然的道:“我怎么就不能来这种地方,你别以为夜店都是黄赌毒,俯冲轰炸的百分之九十顾客,都是省城的高级白领,还有一些外籍人士,一般人还玩不起呢?还有刚刚演唱的那个乐队,是整个东北地区最好的,唱得多好啊。”

    “没听出好了,我听他们唱歌,就有一种便秘的感觉。”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丁苗苗听罢,一口酒喷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连声咳嗽,好半天才勉强说道:“行了,你可千万别瞎说啊,这里都是乐队的粉丝,让别人听见了,小心挨揍。”

    话音刚落,乐队又重新登台,于是室内的灯光暗了下来,那种便秘的歌声再次在夜店里回荡,听得谢东都忍不住跟着使劲儿。

    “走吧,跳舞去!”丁苗苗将啤酒一饮而尽,伸手就过来拉谢东。

    他赶紧将身子缩在座位里,连连摆手道:“这可不行,再说我也不会跳啊。”丁苗苗也不说话,连着拽了几下,都被他挣脱了,于是把眼睛一瞪道:“你还想不想知道那些情况了?”他有些无奈,只好叹了一口气,跟着丁苗苗走进了舞池。

    舞池里炫目的灯光,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往四外看了看,各色男女都沉浸在那便秘的歌声中,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仿佛那种摇摆可以将所有的压力和烦闷都释放出去似的。

    丁苗苗也加入这种摇摆当中,她脱去了黑色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衫,挺拔的身材和那一头秀发,在人群中很是惹眼。

    由于今天是去参加生日会,谢东还特意换了身比较正式的衣服,西裤皮鞋外加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夹克衫,冷丁看去,就跟电视里领导干部的穿戴差不多。两个人站在一起,视觉反差非常明显。一个活力四射,一个老气横秋,一个摇摆扭动这曼妙的身体,另一个则跟个木头桩子似的呆呆的站在原地。

    其实,谢东不过才三十三岁而已,只不过从小跟着师父闯荡江湖,接触的又以老头老太太为主,所以心态略有点老。但是,看着丁苗苗那充满挑逗的舞姿和眼神,再加上极具冲击力的音乐,他身体里那份尘封的激情渐渐被唤醒了,先是试探着扭动几下,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四外看了下,发现根本没人注意自己那笨拙的动作,于是胆子也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