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谈昕看到对方的注意力已经集中过来了,于是接着说道:“这里面有一个特殊情况,现在那间单独的宿舍别人已经住着了,所以……”

    唐浩成听了这话以后,气可不打一处来,现在已经正式开班上课了,宿舍当然全都已经安排出去了,这还要你说呀。我甚至还知道那间宿舍安排给朱立诚了,我这话意思就是让你帮着调一调,难道你听不出来?虽说朱立诚的来头大,可能得罪不起,这不还有领外一家嘛,哪儿又没有办法可想。

    唐浩成虽然拒绝了林之泉,并拿出朱立诚做挡箭牌,糊弄住了唐允成,但他觉得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把这事干成了,那堂哥还不对他刮目相看。他这一招,也算是先抑后扬了。

    唐浩成就是再好的忍性,被谈昕这样一再打击,也忍无可忍了。他黑着脸说道:“谈主任,照你这么说,就没有办法了。”

    “办法倒不是没有,现在那间宿舍正在被一个叫朱立诚的学员住着,我已经去和他说过了,但是人家没有松口,显然是我的分量不够。唐校长是不是亲自过去和他商量一下,我觉得他应该会答应。”谈昕边说,边注意观察唐浩成脸上的表情。这是她今天过来找唐浩成的两件事情当中的一件,所以她很是关注。

    唐浩成听了这话以后,脸都被气绿了,你这不是分明挖坑给我跳嘛,我上午的时候,才和朱立诚把关系修复好,你现在居然让我去找他要宿舍,我真是吃饱了撑的。他的情况,我向堂哥做介绍的时候,他都退让了,我难道胆敢去轻易招惹他。

    唐浩成的心里虽然不爽到了极点,但这话却不能当着谈昕的面说出来,把不等于承认了他畏惧朱立诚嘛。

    唐浩成眼珠一转,说道:“朱立诚同志也是年青人,我们都应该爱护,不是还有另外一间宿舍嘛?”

    “哦,确实还有一个单人住的,但是林之泉同志好像指名道姓就要朱立诚现在住的这间,我当时就和他说,把另外一间调给他,可他说不要。”谈昕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

    在心情非常开心之际,却硬要做出郁闷状,还真是为难了她,但在体制内也算混了几年了,这点基本功,她还是有的。刚才唐浩成虽然说得很巧妙,但是谈昕还是能非常清楚地听得出来,他是很怵朱立诚的,否则也不会着眼于另一间单人宿舍。探出唐浩成对朱立诚的态度,这是谈昕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之一。

    从下定决心不上唐浩成的这条船时开始,谈昕的头脑里就在考虑如何更有效的保护自己。

    她在党校里面待的时间可不短了,对于唐浩成这个人,还是很了解的。虽然表面上他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但是骨子里头他的心眼却非常的小,今天吃了亏了,哪怕过个三五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他都要想方设法地把它找回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谈昕才不得不防。

    从今早和朱立诚分别以后,谈昕就在考虑这个年青人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她的保护伞。昨天开班仪式的时候,就是傻子都看得出来,韩继尧、崔楷文,包括卢魁对朱立诚的态度都很是不错,甚至隐隐有力挺之意。

    经过昨晚的意外遭遇以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变得有点微妙起来,所以谈昕才想着借朱立诚的势来保护自己,她相信对方是不会反对的。

    这招棋要想走的话,她必须要打探清楚唐浩成对朱立诚的态度,所以就有了刚才的试探。这就是唐浩成就算不提,她也要往那林之泉换宿舍那事上扯的原因。

    唐浩成听了谈昕的话以后,真有点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的意思,你这事还真不能怪她。人家确实做了工作,只不过朱立诚不给她面子,林之泉又盯死了那一间,她还真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了。

    如此一想,唐浩成反而有点同情起谈昕来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发现也许事实并一定如她所说的这般,可不能轻易上了这女人的当。

    如果谈昕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告诉唐允成的话倒是客观存在了。林之泉要那间单人宿舍,其实根本就是为了和朱立诚较劲。

    这样一想的话,唐浩成还真觉得庆幸,要是不把这事及时向堂哥反映,要是那混小子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他一定会是那个最先跟在后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