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拳打完,小姜开车便走,谢东则一直往后面望着,始终也没见陈俊生爬起来,不禁埋怨道:“你打他干什么啊?再说,这一拳不等于告诉人家,你是个冒牌货了吗,人家要是报警咋办?”

    小姜冷笑了一声:“报个屁警!他被大牛敲诈了五十万都没敢报警,我那一拳就算再狠,也不值五十万吧。”

    这话说得也有些道理,他想了下,估计陈俊生就算想明白了,也只能吃个哑巴亏,自认倒霉,真要是报警的话,他恐怕麻烦更大。

    “你从哪里弄的手铐和证件?”他笑着问。

    “网上买的呗。”小姜不以为然的道:“对付下三滥,就得用下三滥的手段,反正他心里有鬼,就算露馅了,他也不敢把咱俩怎么样。”

    他一时无语,低着头陷入了沉思。

    “师父,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干脆咱俩就直接去找大牛吧,说啥也把这件事弄清楚。”见他不说话,小姜直截了当的说道。

    他想了下,既然已经搞到了这个程度,也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找到大牛,一切便都水落石出了。

    “可是对付陈俊生这套办法,用在大牛身上就不灵了啊,这小子能跟咱俩说实话吗?”他有点担忧的问道。

    “对付大牛,就更简单了,不用绕圈子,直接就来硬的,不说实话,就一个字,揍!揍到他说实话为止,大不了,还让青林给摆平呗。”小姜倒是胸有成竹。

    “这能行吗?你可别惹出乱子来!”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放心吧师父,我有分寸。就算你不找他,我也得找这小子问个清楚!他妈的!”小姜咬着牙说道。

    一听小姜这么说,他只能点头答应了,心中暗想,还是跟着吧,起码关键时刻还能拦这点,不然的话,以小姜这脾气,要是真找到大牛的话,出人命的可能都有啊,唉!这点破事,咋这么乱呢?现在居然又搞出个敲诈勒索,到底是小玉撒谎,还是陈俊生撒谎呢?可看两个人态度,似乎都不像啊......难道这其中还有别的事情?

    小姜的车开得飞快,不大一会便到了天河洗浴中心,两个人下了车,还没等往里走,负责停车场的保安便认出了谢东,笑着打招呼道:“这不是强哥吗?”

    好久没人这么叫他了,冷不丁有人一喊,心里真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这几个月,他的人生简直如同坐过山车一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与当初在洗浴中心时候,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他笑着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两个人进了洗浴中心大门,小姜低声说道:“师父,你用跟老板打个招呼不,问一下大牛在不在班上?”

    他摇了摇头道:“不用,原来那个老板已经不做了,咱俩就直接进去吧,到里面问一下就清楚了。”

    想要按摩,得先洗澡,只不过两个人根本没这份闲心,进了浴池,直接换上浴服便朝楼上走去。谢东轻车熟路,上了楼,先在按摩室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大牛的身影,于是便径直朝技师休息室而去。

    到了休息室门外,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侧耳听了听,里面很安静的,没什么声音。一般上午的时候,浴客很少,技师们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睡大觉,他犹豫了下,试着把门推开一条缝,偷眼往里望去。

    几个技师正躺在大床上呼呼大睡,也看不清楚大牛到底在不在,小姜性子急,伸手便要推门,却被他赶紧拦住了。

    “别着急,把这小子惊着了,万一跑了,咱俩总不能满澡堂子追他吧。”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正打算再仔细看看,忽然听身后有人问道:“请问你们找谁啊?”

    他回头一瞧,原来是老罗锅站在身后。

    “强哥?!你咋来了?”老罗锅马上认出了他,一把抓住他的手,神情激动的问道。

    “我来看看大伙。”他赶紧笑着道。

    老罗锅很开心,推开休息室的门,拽着他的手便走了进去,大声说道:“哥几个,都别睡了,看看谁来了?”

    床上躺着的几个人都纷纷坐了起来,一见是他,顿时都精神了,七嘴八舌的嚷道:“强哥,你可有日子没来了。”说着,让座的让座,沏茶的沏茶,递烟的递烟,忙得不亦乐乎。

    被人记住,当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看着这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事,他的心里也暖暖的,逐一打过招呼,却发现人好像少了许多,他在的时候,一个班有六七个人,现在算上老罗锅也只有四个人,于是不解的问道:“人咋这么少呢?”

    老罗锅叹了口气道:“现在就咱们这四个了,而且只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