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席人家的生日宴会,总不能空着两只手,所幸的是家里各种高档礼品很多,于是从中挑了几样,下午五点左右出了家门,在小区门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关老家方向而去。

    到了关老家的楼下,刚下车,丁苗苗的电话便打过来了。一听说他已经到了,赶紧打开了楼门。

    和丁苗苗一起迎出来的,还有她的表姐,远远的见到谢东,表姐还是跟当初一样,非常虔诚的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口称谢大师。谢东则赶紧走上前去说道:“大姐,你别总大师大师的,我哪配得上那两个字呀,叫得我心里一个劲发慌。”

    表姐却很认真的道:“别人怎么看你,我不管了,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大师。”说话之间,表姐的爱人周伟也迎了出来,寒暄过后,大家便一起进了屋。

    周伟陪着谢东在客厅闲聊,表姐和丁苗苗两个人则在厨房忙碌,他有点过意不去,便起身进厨房想帮忙,却被丁苗苗给推了出来。

    “哪里有让客人下厨的道理?你什么也不用干,乖乖坐着就行。”丁苗苗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因为忙碌还是兴奋,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在灯光下看起来格外妩媚动人。

    谢东无奈,只好又回到客厅,还没等坐稳,便听门铃响,门一开,郑钧一家三口走了进来。

    郑钧一进门便发现谢东也在,微微愣了下,随即笑着问道:“咦,这位是谁啊?我咋看着有点眼熟呢?”

    尽管和郑钧已经很熟了,而且身份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可一见那张大黑脸,谢东还是有点莫名的紧张,赶紧站起来打招呼道:“我是来给大姐过生日的。”

    郑钧则大笑,走上前来,亲热的拉过他的手,转身给给自己的爱人做了介绍。郑钧爱人还是第一次和谢东见面,当然,但有关他的传奇经历之前听了不少,于是热情的道:“我们家老郑可没少念叨你,说你医术可高了。”说完,又对女儿说道:“快点,这就是你爸爸总说的那位谢老师,你不是总闹着要见一下吗,这下如意了,见到真神了。”

    当初在看守所的时候,谢东就知道郑钧的女儿是学中医的,还是名研究生,只是从未谋面,今天一见,小姑娘和郑钧一点也不像,完全遗传了母亲的基因,生的白净秀气,文文静静的。

    “谢老师,我叫郑慧,以后请您多指教。”她落落大方的说道。

    他连连摆手道:“可别这么说,我那都是野路子,哪里敢说什么指教。”

    郑慧却一本正经的道:“我非常关注这次传统技法研讨会,参会的都是中医界大师级的人物,像高芷贞教授,她可是我导师的老师啊,连她都对你推崇备至,怎么能说是野路子呢。”

    “你看,谦虚过头儿了吧,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郑钧笑着道:“如今你在中医这个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有多少人想结实你呢,东子,本来我还想找你说这个事呢,今天正好碰上来,就不客气了,我这宝贝闺女,也想跟你学医,怎么样,能给个面子不?”

    谢东没想到郑钧会有这样的请求,看了眼郑慧,又瞧了瞧郑钧,感觉爷俩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只好点头道:“只要孩子想学,我一定倾囊相授,就是怕我这个野郎中没什么本事,再误导了......”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郑钧打断了:“东子,我刚才都说过了,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你就别废话了,就给一句痛快话,郑慧这个徒弟,你收还是不收吧!”

    “必须收啊,大哥发话,我哪里敢不收啊。”他笑着说道。

    “好,那今天就算正式拜师,对了,你收徒弟还有啥规矩吗?我们一切都按正式的来。”郑钧是个急脾气,嗓门又大,恨不能马上把事情就给办了。

    倒是他爱人偷偷捅了他一下,低声说道:“你急什么,今天是给嫂子过生日,小慧的事改天再说呗。”

    “就是啊,我说郑黑子,没你这样借花献佛的,谢大师是今天专程给我过生日的,小慧要拜师,你得另挑个日子,正经八百的办一下,怎么,你是怕花钱啊?”表姐也在一旁说道,于是众人的笑了起来,郑钧也感觉自己有点鲁莽了,连连拍着脑门,称自己忘记了正事,真是该死该死。

    众人落座,生日宴会正式开始,丁苗苗紧挨着谢东坐着,不停的给他往碗里夹菜,其关切程度,让谢东感觉有点难为情,有心拒绝却又怕当着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