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一早,小姜就来了,在小区门口挂了个电话。他出来一看,只见小姜开着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西服革履,还戴着一副墨镜,不禁笑着道:“打扮这么正规,是要搞什么花样?”

    小姜嘿嘿笑了下,也不多说,只是示意他上车,然后一脚油门便开了出去。

    “不搞点花样,陈俊生能说实话吗?”小姜一边开车一边道:“到时候,你什么话也不用说,看我的眼色行事就成。”

    他有点担心,生怕小姜搞过了头儿,于是一个劲儿追问到底要做什么,可这小子却卖起了关子,无论怎么问,就是一句话:您就瞧好吧!

    按照小玉提供的地址,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陈俊生的家,停好了车,小姜先是下车转了一圈,然后回到车上,肯定的道:“家里有人,现在快八点了,估计过一阵就能出来。”

    “可咱俩谁都不认识他啊,总不能出来一个年龄差不多就上去问呀。”谢东盯着单元门,不无担忧的道。

    小姜听罢微微一笑,还没等说话,却见单元门一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穿着一件咖啡色的风衣,笔挺的西裤,铮亮的皮鞋,夹着一个名牌的手包,一看就是个成功的商务人士。

    “这可能就是吧?”他说了一句,小姜却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机,拨出了小玉提供的手机号码。很快,男人的停下了脚步,伸手拉开皮包,把手机拿了出来。

    “就是他!”小姜开门下车,大步流星的朝那男人走去,他也紧跟了过去。

    男人并没有注意这些情况,刚把手机放回的皮包里,猛一抬头,二人已经站在了眼前,他不由得一愣,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神情略显紧张。

    “陈俊生吧。”小姜冷冷的问道。

    “你们是......”男人下意思的夹紧了皮包,甚至拉出了随时想要逃走的架势。

    小姜也不说话,直接取出个小本子递了过去:“我们是市局经侦支队,这是我的证件。”

    陈俊生接过证件,反反复复看了很久,这才递还过来,然后眼珠转了转,试探着问道:“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你核实一些情况。”小姜收好证件,一本正经的道:“请你配合一下,跟我们回队里谈吧。”

    陈俊生的脸立刻就白了,四下看了看,支支吾吾的道:“可......我今天......还有事啊,要不改天我去找你们行吗?”

    “你说呢?”小姜冷笑着道,说完,伸手搂过他的肩膀,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给你留着面子呢,别磨叽了,走吧。”

    陈俊生不仅没动,身子还用力往后扯着,口中则小声哀求道:“二位兄弟,我真有急事,要不,你们有啥事就在这儿问行不?”话音刚落,小姜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副手铐,用严厉的口吻说道:“怎么的,非在家门口给你铐上呀,咋这么多废话呢!”

    铮亮的手铐不仅把陈俊生吓了一跳,连谢东都出了一身冷汗。我靠!这小子胆也太大了,这万一要是被识破了,冒充警察可不是小罪过啊!可事到如今,也没有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演。

    所幸的是,陈俊生一看手铐,身子立刻就软了下来,谢东发现,他的两条腿都控制不住的在微微发抖,显然是真害怕了。于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看来小玉说得没错,这家伙的胆子,比我还小啊。

    陈俊生不再挣扎,乖乖的跟着两个人上了车,关好车门,小姜也不说什么,驾车缓缓驶出了小区,走了一段路,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不用太紧张,我们只是核实情况,只要你说清楚就没事了。”

    陈俊生的额头开始冒汗,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二位警官,咱们能商量一下不?有啥话你们现在就问,别回局里了,我保证实话实说。”

    小姜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在路边停好车,然后回头看了眼谢东,好像在征求意见似的,谢东见状,赶紧点了下头。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在这里谈一下,不过,你别耍滑头,要是不说实话,恐怕你今天就回不去了。”小姜说着,不知从啥地方拿出一个微型录音机,煞有介事的打开,然后才问道:“今年3月10号21点30分,你往一张尾号4482的建行银行卡中汇入了50万人民币,这事你还记得吧?”

    陈俊生明显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我业务量挺大的,你让我想一下。”

    小姜冷笑着道:“行,想好再说,不过我得提醒你,别耍滑头,那对你没好处。”

    陈俊生非常紧张,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咽了口唾沫,可怜巴巴的道:“其实,那钱是被敲诈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